新闻列表

大连何氏眼科医院成功完成大连市第7例眼角膜捐献移植手术

    “没有光明的世界是虚幻无力的。”这是来自大连瓦房店的蒋龙政先生在10月10日“世界视觉日”接受眼角膜移植手术成功后的肺腑之言。

 

 

    据有关资料显示:目前我国500万盲人中,有近100万人其实是可以通过角膜移植“重见天日”的,但由于供体角膜缺乏,全国各大医院每年的角膜移植手术却不到4000例。同样,大连市的情况也不容乐观,截至目前,在大连红十字会报名登记的眼角膜捐献志愿者为116人,实现角膜捐献只有7例。

    光明与生命等高

    在黑暗中摆渡了近两年的蒋先生,10月10日“世界视觉日”的当天,在大连何氏眼科医院成功接受了眼角膜捐献手术。10月11日一早,手术医生为其揭开纱布的一瞬间,蒋先生一眼看到了两年来从未看清的妻子的脸,“看到她的一瞬间,我发现她老了不少,打从我失去光明的那刻起,她就一直陪护守候在我的身边,从未离开过。”

    如果瞬间陷入无尽的黑暗,平常人也会陡生恐惧与不安,不难想象那些在黑暗中度日的盲人的真实感受。“在接受角膜移植手术之前,我的生活和心理状态非常糟糕,曾一度产生过轻生的念头,没有光明的日子让我的心里也一片黑暗。”这是蒋先生在接受角膜移植手术后重见光明时的真实告白。

    正是因为蒋先生在数年间饱受了失却光明之痛,他更能深切地理解那些正在苦苦期待器官移植者的心情。几乎在重获光明的同时,他就做出了身后捐献身体器官的决定。“我无以为谢,只希望自己能通过这样的决定来回报那些支持我重获光明的人。”

 

 

    黑暗中的等待

    从某种意义上说,在所有残疾人中,盲人的残疾程度是最高的,不仅生活自理难、就业难,内心世界也非常孤独寂寞。大连市目前的盲人群体,大都生活在相对偏远的地区,因为贫困或限于当地的医疗技术条件,有些人永远失去了复明的机会,有些人则在黑暗中苦苦等待光明。

    可以说,这些年以来可供受捐人使用的眼角膜一直处于零库存状态,且数量极其有限,简直是杯水车薪,令很多人不得不继续在黑暗中苦苦等待。

 

 

    角膜紧缺原因何在

    角膜相当于人眼睛结构中一个透明的窗口,它只有半毫米厚,像一个透镜一样将光线聚焦到视网膜上。“医学界将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角膜混浊称为角膜白斑,角膜病是世界范围内严重的致盲眼病之一,而复明的唯一手段就是角膜移植手术。”大连何氏眼科医院院长徐彦说。

    从医学上看,经过多年发展与探索,角膜移植技术目前比较成熟,手术成功率很高,但这类手术成功的前提在于角膜材料的供给。然而,由于愿意死后捐献角膜者少之又少,眼科医生经常面临“无米下锅”的局面。

    一边是千千万万忍受着病痛折磨、急需角膜移植的患者,一边是角膜资源丰富的人口大国却“材料”紧缺。巨大的反差让人们不得不思索这样一个问题:为什么角膜捐献在我国就那么难以普及?

    人们对角膜捐献的认识跟其社会背景和文化程度有关,中国人受传统观念束缚,大都不愿在身后捐献角膜等器官,即使有部分人思想开明,家属也会因为种种原因加以阻挠。另一方面,角膜捐献未形成风气,也跟我国尚未建立器官捐赠和移植的全国性法律法规有关。印度的法律规定,只要你生前没有声明不愿捐献角膜,去世后医生就有权摘取死者的眼球。美国则规定,所有驾驶者申请执照的时候,必须填写发生意外后是否允许捐赠角膜的志愿书。而我国,除深圳已为捐献器官立法外,大部分地区目前在这方面还是空白。

 

    防失明于未然

    “在众多的失明者中,绝大多数是因为幼儿时期出现视力问题没有得到及时治疗,最终导致了视力无法继续发育甚至退化的。”大连何氏眼科医院院长徐彦介绍说。

    还有一类人的失明往往源于眼科知识的匮乏,他们在眼病初期常常抱着观望和拖延的心态,使得自己的眼睛失去了最佳治疗时期,走向无法救治的最终结果。

    心安才能眼安。据了解,最初蒋先生的双眼相对健康,为什么会走向一眼安装义眼,一眼失明的地步呢?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在于性格使然,蒋先生自称自己脾气很暴,动辄发火,且最初发生眼疾之前,自己正面临下岗无工作的状态。 “健康平和的心态成全双眼的健康,如果之前我能尽可能多地控制自己的情绪,保持良好的心态,我的眼睛不会经历这么多的坎坷和创伤。”蒋先生感言道。